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对话盛京医院援鄂抗疫武汉临时团支部书记兼院第二支青年突击队副队长任莹
 
至2月26日,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援鄂医疗队来汉整整一个月了。这支来自中国东北的精英队伍,奉命“驻扎”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负责救治那里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盛京医院援鄂抗疫武汉临时团支部书记兼院第二支青年抗疫突击队副队长任莹,一位在微博上有50万+粉丝的博主,以“@爱66的我”为名,记述了她在治疗期间的感受,受到网友热烈追捧。
 
26日,武汉科技报记者饶建平(以下简称记)对任莹(以下简称任)进行了专访。
 
开窗睡觉,室内室外一样的温度
 
记:能简短介绍一下你和你们院吗,你什么时候来到武汉的,你们院里想来武汉的人多吗?
 
任:很多人想来武汉。我是2月1号下午16:30,志愿报名这次援鄂医疗队的。我是第二批,2月2日抵达武汉的。1月26日,我们院里就来了第一批突击队员。我们院1883年建院,在辽宁省很有影响力,三甲综合性医院。在院里,我是重症专科护士,产科团支部书记。您可以不认识我,但不认识我们医院可不行哟(笑了起来)。
 
记:来武汉24天了,还习惯吗?
 
任:不太习惯,这里天气真的像小孩子的脸,忽冷忽热的,吃的东西也偏辣,而我本身也不能吃辣的。东北虽然也冷,但室内有暖气,不管外面多少度,回到屋里都可以穿短袖。武汉不行,而且新冠期间,我们回到酒店不能开空调,得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室内和室外一个温度,洗的衣服很难晾得干。
 
记:来的时候,疫情挺严重的,有后悔过吗?
 
任:不后悔,我为自己的决定而骄傲,勇于面对疫情,我们终将战胜它!家与国,是一体的,有国才有家,希望我们能与祖国一起打赢这场仗!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把难度降成“1”或者是“0”了
 
记:你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20多天后,感受和原来的预想有些什么不一样吗?
 
任:我们是有分工的,我是一个组的组长,负责危重症的护理工作。来这里之前,我们通过一些途径简单学习了些新冠病毒的知识。抵达武汉后的头两天,我们进行了专业培训后,就以最快的速度接手了危重症病房。起先,我们还以为是完整的ICU病房,但(实际上)不是,是由普通的病房临时改建的,很多东西不全不齐,我们花了些时间消杀、配好仪器,一周以后病房整体基本就是一个ICU病房模式了。同时我们团队的运转,上下的管理模式也基本成熟了。
 
记:还记得最困难时候的情景吗?
 
任:来之前我们都是徒手工作的。在这里,得穿防护服,护目镜,面罩,手套,刚开始一点也不习惯。一个班值下来,很累,里面的衣服都是湿的。但20多天下来,大家克服了,已经把难度降成了1或者是0了。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防护服上写字画画,患者觉得有趣些
 
记:看你的微博,非常有意思,感觉很乐观。你平时的个性是这样的吗?还是因为工作有压力,你想激励全队,引导一种好的、轻松的情绪?
 
任:平时我就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抵达武汉后,工作的环境和压力还是很大的,很紧张的。发微博后,很多人会看的。我希望通过我轻松的描述,描述我们前线、一线的工作和环境,让大家不要觉得这个疾病有多可怕,帮助大家消失一些恐惧感,传播一些正能量。
 
记;我看你们在防护服上画一些动漫肖像图,还把最想吃的菜名,如猪肉炖粉条什么的都可以写在防护服上,是你画的吗?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任:那个画,不是我画的,是我们团队的两个小姐姐画画的。防护服是白色的,很单调,患者也觉得很冰冷。我们在衣服上写点字,画些画,会让生活多姿多彩一些,患者
的心理感觉上也会觉得暖一些。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记:看你们还变废为宝,将不用的防护服做成了两个袋子,也用在了工作上。当时怎么想到这个的?
 
任:那是我提议的。我们的防护服上没有口袋,平时装点什么的很不方便。做两个袋包的那天,是因为来了新的防护服,但有一个是破的,用不了,丢了也可惜。我就提议做一个袋包,用套靴子的袋子改成的,这样可以装一点进病房需要的小东西如笔什么的,免得随手乱丢还要找老半天。

差点掉泪:病人给我看他小孩的相片
 
记:你们抢救了那么多病人,甚至用上了人工肺仪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例,能说说吗?
 
任:最令我难忘的,还是送那些患者出院,他们连声对我们说谢谢,对我们深深地鞠上一躬。那一刻,我们觉得这一趟来武汉还是值了。不管我们吃再大的苦再大的累,都无所谓了。
 
记:看你日记中,有一个病人拿出自己孩子的相片时,说那是他活下去的最大的动力时,你内心触动差点忍不住了?
 
任:是的,那个病人的小孩很可爱,小脸蛋招人喜欢。病人给我看那张相片,我特别理解他。我想起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小孩才两岁多,我有20多天没有看见她了,也很想念她。
 
记:你的微博很多人喜欢看,你一直坚持在写,有时是在凌晨两三点时还在写,倒是很少见的。
 
任:武汉的这次肺炎疫情,影响太大了,是一次大的历史性事件。我想坚持写,想给自己留点痕迹,为那些逝者感伤的同时,也感叹有幸参加了这次战斗,值得。
 

来源:武汉科技报
 
记者:饶建平

 

——对话盛京医院援鄂抗疫武汉临时团支部书记兼院第二支青年突击队副队长任莹
 
至2月26日,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援鄂医疗队来汉整整一个月了。这支来自中国东北的精英队伍,奉命“驻扎”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负责救治那里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盛京医院援鄂抗疫武汉临时团支部书记兼院第二支青年抗疫突击队副队长任莹,一位在微博上有50万+粉丝的博主,以“@爱66的我”为名,记述了她在治疗期间的感受,受到网友热烈追捧。
 
26日,武汉科技报记者饶建平(以下简称记)对任莹(以下简称任)进行了专访。
 
开窗睡觉,室内室外一样的温度
 
记:能简短介绍一下你和你们院吗,你什么时候来到武汉的,你们院里想来武汉的人多吗?
 
任:很多人想来武汉。我是2月1号下午16:30,志愿报名这次援鄂医疗队的。我是第二批,2月2日抵达武汉的。1月26日,我们院里就来了第一批突击队员。我们院1883年建院,在辽宁省很有影响力,三甲综合性医院。在院里,我是重症专科护士,产科团支部书记。您可以不认识我,但不认识我们医院可不行哟(笑了起来)。
 
记:来武汉24天了,还习惯吗?
 
任:不太习惯,这里天气真的像小孩子的脸,忽冷忽热的,吃的东西也偏辣,而我本身也不能吃辣的。东北虽然也冷,但室内有暖气,不管外面多少度,回到屋里都可以穿短袖。武汉不行,而且新冠期间,我们回到酒店不能开空调,得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室内和室外一个温度,洗的衣服很难晾得干。
 
记:来的时候,疫情挺严重的,有后悔过吗?
 
任:不后悔,我为自己的决定而骄傲,勇于面对疫情,我们终将战胜它!家与国,是一体的,有国才有家,希望我们能与祖国一起打赢这场仗!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把难度降成“1”或者是“0”了
 
记:你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20多天后,感受和原来的预想有些什么不一样吗?
 
任:我们是有分工的,我是一个组的组长,负责危重症的护理工作。来这里之前,我们通过一些途径简单学习了些新冠病毒的知识。抵达武汉后的头两天,我们进行了专业培训后,就以最快的速度接手了危重症病房。起先,我们还以为是完整的ICU病房,但(实际上)不是,是由普通的病房临时改建的,很多东西不全不齐,我们花了些时间消杀、配好仪器,一周以后病房整体基本就是一个ICU病房模式了。同时我们团队的运转,上下的管理模式也基本成熟了。
 
记:还记得最困难时候的情景吗?
 
任:来之前我们都是徒手工作的。在这里,得穿防护服,护目镜,面罩,手套,刚开始一点也不习惯。一个班值下来,很累,里面的衣服都是湿的。但20多天下来,大家克服了,已经把难度降成了1或者是0了。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防护服上写字画画,患者觉得有趣些
 
记:看你的微博,非常有意思,感觉很乐观。你平时的个性是这样的吗?还是因为工作有压力,你想激励全队,引导一种好的、轻松的情绪?
 
任:平时我就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抵达武汉后,工作的环境和压力还是很大的,很紧张的。发微博后,很多人会看的。我希望通过我轻松的描述,描述我们前线、一线的工作和环境,让大家不要觉得这个疾病有多可怕,帮助大家消失一些恐惧感,传播一些正能量。
 
记;我看你们在防护服上画一些动漫肖像图,还把最想吃的菜名,如猪肉炖粉条什么的都可以写在防护服上,是你画的吗?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任:那个画,不是我画的,是我们团队的两个小姐姐画画的。防护服是白色的,很单调,患者也觉得很冰冷。我们在衣服上写点字,画些画,会让生活多姿多彩一些,患者
的心理感觉上也会觉得暖一些。
 
 
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记:看你们还变废为宝,将不用的防护服做成了两个袋子,也用在了工作上。当时怎么想到这个的?
 
任:那是我提议的。我们的防护服上没有口袋,平时装点什么的很不方便。做两个袋包的那天,是因为来了新的防护服,但有一个是破的,用不了,丢了也可惜。我就提议做一个袋包,用套靴子的袋子改成的,这样可以装一点进病房需要的小东西如笔什么的,免得随手乱丢还要找老半天。

差点掉泪:病人给我看他小孩的相片
 
记:你们抢救了那么多病人,甚至用上了人工肺仪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例,能说说吗?
 
任:最令我难忘的,还是送那些患者出院,他们连声对我们说谢谢,对我们深深地鞠上一躬。那一刻,我们觉得这一趟来武汉还是值了。不管我们吃再大的苦再大的累,都无所谓了。
 
记:看你日记中,有一个病人拿出自己孩子的相片时,说那是他活下去的最大的动力时,你内心触动差点忍不住了?
 
任:是的,那个病人的小孩很可爱,小脸蛋招人喜欢。病人给我看那张相片,我特别理解他。我想起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小孩才两岁多,我有20多天没有看见她了,也很想念她。
 
记:你的微博很多人喜欢看,你一直坚持在写,有时是在凌晨两三点时还在写,倒是很少见的。
 
任:武汉的这次肺炎疫情,影响太大了,是一次大的历史性事件。我想坚持写,想给自己留点痕迹,为那些逝者感伤的同时,也感叹有幸参加了这次战斗,值得。
 

来源:武汉科技报
 
记者:饶建平

 

责编:一冰

上一篇:抗疫一线传真 | 重症女护士防护服上的“猪肉炖粉条”

下一篇:抗疫一线传真|美女护士@爱66的我的“战地日记”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