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兀兀穷年求真知:科学研究当以“求是”为先

兀兀穷年求真知:科学研究当以“求是”为先

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的古朴建筑中央民族大学 欧迎莹 摄
  “从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起,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就带着全校师生开始了漫漫的西迁之路,直到1940年在遵义湄潭安定下来,并在湄潭度过了长达七年的时间,而这里就是当时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的起居室和办公地。”伴随着讲解员的解说,首都大学生记者团一行来到了位于遵义市湄潭县的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一座座沧桑的木楼、一抹抹古朴的香气、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都在倾诉着那些年“文军长征”的浙大西迁办学史。

条件愈艰苦,科学研究成果却愈加显著。“抗日战争爆发后,竺可桢校长就带着浙大师生和家属开始了西迁之路,路途的遥远和环境的险恶没有打败他们,反而使浙大从一所默默无闻的学校迅速转为一个高等学府。”讲解员张志静如此说道。狭窄的教学场所、朦胧的桐油灯,再加上漫天的战火,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竺可桢和浙大的老师、学生们却依然能潜心钻研学术。在此期间培养的众多的优秀人才中,日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工程院院士的就有谷超豪、胡济民、程开甲、程民德、戴信立等17位。

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在追求科研的道路上,这些学者们仍始终践行着浙大人的“求是”精神。然而现在,当我们拥有了良好的研究环境和就学条件,但却出现了学术造假和抄袭等现象,学术研究愈加偏离了“求是”之道。“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当“钱学森之问”成为我国人才培养之殇,科学研究的“求是”道路应该如何继续前行?

所谓“求是”,“求”,即追求、探究,“是”,真也,《说文解字》引申为真谛、规律、本质。“求是”即探究自然、社会和人本身活动的奥秘、规律,同时追求真理的科学态度、科学精神。“求是”精神应当如何应用在当代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上,是我们当今教育人士亟待思考的问题。中国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有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竺可桢先生把“求是”作为浙江大学的校训,他曾反复强调:“求是精神”就是一种“排万难冒百死以求真知”的精神。必须有严格的科学态度:一是不盲从,不附和,只问是非,不计利害;二是不武断,不蛮横;三是专心一致,实事求是。

在今天,无论做人、做学问、做事情,求真求是的精神仍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尤其在科学研究领域,真理来不得半点虚假,高校的人才培养,在教授科学文化知识的同时,更要培养学生的求真求是的精神,唯有拥有这种求是科研精神的人,才是一个有独立思想和思辨思维的人,进入社会才能做出更加扎实的贡献。无论学校整体的科研工作,抑或每一个科研工作者,只有拥有了求是精神,才能在科学研究的征程上不断地发现真理,开拓创新!(北京师范大学 杨可/北京林业大学 杨晶)(人民网-教育频道)

责编:科星网

上一篇: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抵达杭州

下一篇:福建永泰“单人校”开学见闻:孤独的求学者

分享到: 0

体育娱乐

时尚亲子

萌宠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