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抗疫一线故事@医者仁心 | 四位至亲“中招”85后CT女医生负重前行


宋莹莹是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CT室医生,新冠肺炎爆发让她四位至亲纷纷感染,一边是高强度的工作,一边又担心家庭,回想那段日子宋莹莹直言如梦魇一般,充满了焦虑、恐惧。 直到2月29日上午,随着病重的父亲治愈出院,四位至亲全部归列,悬在半空的心也随之放了下来。
 
宋莹莹医生正在审阅CT片
 
奶奶、父亲病危病重 感谢同事团队鼎力相救
 
宋莹莹65岁的父亲是一名老中医,在竹叶山附近开了一家小诊所,年前曾接诊过发热患者,后因防护不到位,不幸中招新冠肺炎。随后,她奶奶、母亲、弟弟都因与父亲有生活接触,均不幸感染。“当时正赶上科室患者爆棚,高负荷运转,我没法回去照顾。”
 
宋莹莹回忆,父亲、奶奶感染后病情发展很快,一度高烧不退。1月26日,正在工作的她接到弟弟电话,得知父亲和奶奶情况危急,均出现呼吸窘迫的症状,立即请假回家将他们送往市六医院接受治疗。入院后,奶奶告病危、父亲告病重,宋莹莹整个人都懵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入院后,管床医生立刻请急会诊,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李发久和他的团队第一时间来到两位老人床旁,全面评估了其生命体征,及时明确了治疗方案,并宽慰不知所措的宋莹莹“没事!他们会挺过去的!”
 
入院两天后,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下,宋莹莹的86岁的奶奶、高烧十多天的父亲情况慢慢好转,不仅烧退了,氧饱和度等指标也趋于正常,宋莹莹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慢慢放下。
 
母亲病中独自忍痛来院查CT 担心女儿工作忙不愿去打搅
 
“不是从一摞CT片子上发现标签姓名、年龄与我母亲同名、同龄,我可能还压根不知母亲到院就诊拍片的事情。”宋莹莹说,2月1日下午,母亲独自一人来院检查,全程没有通知当班的她。
 
母亲独自拖着病体来院挂号、做检查,行完CT后,又悄悄离院。作为CT室医生,宋莹莹在名单中发现母亲的名字一下子惊出一身冷汗,随即电话母亲求证。“知道你忙,怕给你添麻烦!”听着母亲的回答,宋莹莹瞬间失语泪目。父亲和奶奶还在救治,母亲又有感染的嫌疑,那一刻,挤压在心中的情感爆发,宋莹莹一个人默默躲在阅片室一角狠狠哭了一场。“从小到大,每次生病都是母亲带着我上医院,今天她病了却不敢打扰作为医生的我,我惭愧啊!”好在经过排查得知母亲属轻症,经过治疗症状已消失,复查核酸转阴。

 
刚下夜班的宋医生一出审阅室,就立刻掏出手机与家人联系报平安。
 
窗贴“福”字格外显眼,宋医生说道,至亲治愈归队是小家的“福”,疫情结束,感染病人都能治愈才是整个民族的“福”。
 
至亲染疾与科室连轴转撞车 心忧病人 也心系家人
 
至亲生病期间,宋莹莹所在的CT室是筛查新冠肺炎的第一关,疫情爆发后她与同事一直“连轴转”。拿一个日常夜班举例,百余号病人要做CT,拍片、选片冲洗、写报告紧锣密鼓进行,完全没有喘气时间。从下午五点接班要高负荷拍片至次日凌晨四点,紧接着又要马不停蹄完成前期做的患者CT读片、写报告工作,次日早上八点交班还要加班一两个钟头,才能完成所有工作。除高负荷工作外,宋莹莹当时心情也万分复杂:一是拍片所有患者疑似新冠肺炎者居多,有时看到白肺等重症患者CT片时,心里很悲凉,一名重症患者背后,是一个家族的不幸;二是还要牵挂病重的至亲。亲人就住在工作的医院,自己却无暇顾及,只能抽空隙打个内线电话,咨询管床医生病情。宋莹莹回忆,每次电话前,总要犹豫许久,想得知亲人近况,又怕听到坏消息,总是心力交瘁。
 
宋莹莹告诉记者,现在父亲在江夏隔离点隔离,母亲与奶奶在家居家隔离,弟弟则独居观察,女儿交由公公婆婆代为照看。宋莹莹说疫情结束后,最大的心愿就是见见女儿。1月份疫情爆发,宋莹莹将6岁的女儿送到公婆家暂住,分别时不敢与女儿对视,谁知这一别就是近两月,“她从小到大没和我分开过,我很想念她。”宋莹莹说,疫情中,虽没能为至亲尽力尽孝,没空照看宝贝女儿,好在家人都能理解,女儿还在微信中不断为自己鼓劲加油,全力支持战疫。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疫!”加油武汉,待云开疫散。
 
来源:武汉科技报
记者:张宇驰
通讯员:刘望


责编:一冰

上一篇:抗疫故事@快递小哥|城市太安静 送货途中自我心灵对话

下一篇:抗疫故事@工程建设者|风风火火“报恩”的铁汉子

分享到: 0